• 最新文章
·人工心脏起搏器
·心脏起搏器知识问与答
·新技术介绍——冠脉血管...
·我院目前开展的心脏介...
·介入治疗包括哪些方面...
·什么是心脏病的介入治...
·瓣膜病
·冠心病
·先天性心脏病
  • 推荐文章
心脏病的介入治疗
新技术介绍——冠脉血管内超声
点击数:  添加日期:10年08月23日  

  近年来开展的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一直被视为诊断冠脉狭窄的主要方法。然而血管造影只能反映血管腔造影剂充填的轮廓,对易损斑块则无法准确判断。同时,当冠状动脉管腔狭窄程度在40%以下时,造影也不易被发现。不仅如此,冠脉内病变偏向一边或呈不规则形状时,造影显示也往往“力不从心”。

  而血管内超声是利用心导管,将一高频微型超声探头导入心血腔内进行探测,再经电子成像系统来显示其内部组织结构和几何形态的微细解剖信息,患者管壁和管腔内的病变清晰可见,显得非常直观、形象,因此更能清晰、直观地“捕捉”冠脉内病变的性质和进展,精确地测量出冠脉狭窄和闭塞的程度,明确过去冠脉造影技术所不能确定的狭窄,科学判断疾病的严重程度,从根本上提高冠心病的诊断率,减少误诊,及早清除心脏内的隐形杀手。

  另外借助冠脉内超声成像系统行支架植入术,术者可以非常准确地找到了病变部位,并对准确定位、指导支架安放及扩张起到了“一目了然”的作用。

  

  IVUS可准确显示冠脉情况  

  目前临床用于评价冠脉粥样硬化的常方法中,传统的冠脉造影一直被认为是评价冠脉病变的金指标。但是,这种方法在临床实际应用当中也表现出诸多不足之处。如,它只能显示管腔的情况,不能显示病变所在的管壁和粥样斑块,不能提供粥样斑块形态和性质的详细情况,有可能使医生低估冠脉狭窄的程度。这就使得依据冠脉造影评价冠脉粥样硬化和介入治疗疗效的准确度降低。尤其是近年来冠脉重塑(remodeling)这一概念的提出,使得人们不得不重新评价冠脉造影在冠心病诊疗中的可靠性。在冠脉粥样硬化的早期,随着粥样斑块面积的增大,冠脉呈代偿性扩张,管腔面积可无狭窄,这一过程即冠脉重塑。此时冠脉造影往往无异常表现。

  血管内超声是利用心导管将一高频微型超声探头导入心血管腔内进行探测,再经电子成像系统来显示心血管组织结构和几何形态的微细解剖信息。由于超声探头直接置于血管腔内探测,因此,血管内超声不仅可准确测量管腔及粥样斑块的大小,更重要的是它可提供粥样斑块的大体组织信息,在显示因介入治疗所致的复杂的病变形态时明显优于冠脉造影。

  IVUS辅助诊断冠脉粥样硬化

  血管内超声在辅助诊断冠脉粥样硬化方面有很大用处。

  一是用它可明确冠脉造影不能确定的狭窄。在用冠脉造影诊断怀疑存在狭窄,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有必要进行冠脉的重建时,或冠脉造影结果和临床表现不符合时,可借助血管内超声进行诊断。

  二是用它协助诊断心脏移植术后的冠脉病变。心脏移植术后由于免疫排斥反应导致血管内膜弥漫性增生,但常规冠脉造影常显示正常,而血管内超声检查可检测内膜增生的程度。

  三是可用它观测冠脉粥样硬化的进展和消退。在冠脉粥样硬化的早期,由于冠脉重塑现象的存在,冠脉造影常常显示为正常。而血管内超声检查可提供冠脉粥样硬化的进展情况,反映冠心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措施对冠脉粥样硬化病变的治疗效果。王建华教授特别指出,近年来的研究表明,早期的冠脉粥样硬化斑块多为富含脂质的软斑块,虽然未造成严重的冠脉狭窄,但容易在一些诱发因素(如血压的升高、剪切力的增加)的作用下破裂,致使脂质溢出,引起血小板集聚,血栓形成,血管阻塞或血管痉挛,从而导致包括不稳定性心绞痛、急性心肌梗死等在内的急性冠脉症候群,故其危险性很大。应用血管内超声可及时查出该类病人,进行预防。

  四是评价血管壁的张力和顺应性。血管内超声可连续地、直接地监测血管活性物质对冠脉血管张力的影响。利用这一特性,可以对不同程度冠脉粥样硬化状态下的血管内皮功能的变化进行研究,并观察各种药物及介入性治疗对冠脉血管张力的影响。

  IVUS在冠心病介入性治疗中的应用

1.指导确立最合适的治疗方案。根据血管内超声检查的回声强度的不同,可将粥样斑块分为富含脂质的低回声斑块即软斑块和富含纤维成分的高回声斑块即硬斑块两种。根据不同的病变情况可选择与之相适应的治疗方案。例如:对于有浅表性钙化的偏心型斑块,应选择激光或斑块旋切术;对于有深层钙化的偏心型斑块,应选择定向旋切术;对于全周性的软斑块,则可选择经皮冠脉球囊成形术(PTCA),必要时加用网状支架。

  2.正确选择器具的大小。一般而言,器具大小的选择是以冠脉造影上的正常节段为参考的。由于冠脉重塑等原因,半数以上冠脉造影显示正常的节段存在粥样斑块,这就使得根据冠脉造影选择的器具型号偏小。根据血管内超声选择合适的器具进行治疗,可在不增加合并症的前提下提高最小管腔直径(MLD),从而减少再狭窄的发生率。

  3.确定介入性治疗的终点。对于正常的冠脉,冠脉造影和血管内超声所测管腔的径线基本一致,但在存在粥样硬化尤其是在介入性治疗所致斑块破溃或夹层形成等情况下,二者常不一致。虽然冠脉造影上显示了满意的扩张效果,但血管内超声却仍显示有较多的斑块残存,需进一步扩张或安装支架。不少研究表明:按血管内超声所测管腔的大小决定治疗终点,可获得更大的最小管腔直径(MLD),并使得再狭窄的发生减少。

  4.确定网状支架的位置及扩张效果。

  网状支架的应用虽然减少了介入性治疗的近期及远期并发症,但支架内再狭窄的发生率可高达25%~45% 以上,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并不是真正的支架内再狭窄,而是支架置入时所谓的“亚理想置入”造成的。造成亚理想置入的常见原因包括扩张不充分、支架的型号偏小、支架从病变部位滑脱、支架的变形等。由于冠脉造影不能辨认支架置入部位的狭窄是否为亚理想置入所致,因此,对于支架内再狭窄病例,应行血管内超声检查以确定其狭窄的具体原因及相应的治疗方案。

  5.预测术后再狭窄的发生。有研究表明,定向切除术后6个月低回声斑块的再狭窄率(10 0%)明显高于高回声斑块的再狭窄率(33%);球囊扩张后无明显斑块碎裂或夹层的向心性斑块的再狭窄率比具有高回声的纤维性偏心性斑块者高;在导致PTCA术后管腔面积减少的原因中,70%源于血管的回缩,而30%源于内膜的增生;支架置入后的支架内再狭窄则主要是内膜增生所致。因此,根据血管内超声提供的病变性质可预测再狭窄发生的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预防措施以降低再狭窄率。

  展望血管内超声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三维重建可使对病变的评价更全面、准确和直观;彩色编码处理以及和多普勒技术联合可进一步完善该技术,使得对夹层的辨别更容易,同时可提供血流信息;超声导管的进一步小型化可以拓宽其使用范围;进一步提高探头频率(50MHz)可使分辨率高达90微米,有望检出很早期的小的脂巢;应用射频背景消散数据(Radiofrequencybackscatterdata)可区分不同组织类型的特征性信号分布,进一步了解病变组织的类型。


备案号:苏ICP备08008981号 版权所有:无锡市人民医院
电话:(0510)82700775
Email:wuxiph@wuxiph.com